参宿七

“先生,宇宙的目的是什么?”

一串信息通过光缆从城市的那一头传到这一头,最后在手机屏幕上形成一束光线投射到我的视网膜中。

哦,原来是今天。

没有多联系,保持着“由某个契机就能聊的不错但不会主动开口”的状态,不难解释我收到消息时已经晚了的事实。

如果还把我当做朋友的话,就太好了。上次和你聊的,现在释怀了吗?

我想你还会回来,或许还能记得我,那就不需要惺惺相惜地道别了。

以后要是不嫌麻烦的话,经常写信给你可以吗?

把礼物也寄给你可以吗?所以至少留个地址行不行,以前每次问连自己家在哪儿都不清楚……

然后,一首用时三十分钟赶出的百字令送给你,忍住不要吐槽,毕竟我是作文扣十几分的人。

少时

孤云间...

2018-06-30

路上捡到一个甲壳虫的壳,黑底金斑,很高兴,本来想做标本的。回家一掏口袋,不见了。

为什么我会丢了这么多东西啊。

2018-04-14

我将用一首沾满雨露的诗歌为您送行。

2018-04-14

一个故事

#虚构。


       我的那位朋友住在离这里100公里左右的小镇上。自从毕业以后我们就再没怎么见面了。该聊的时候还聊,开口的倒换成了她。你一句我一句有的没的,闭口不谈自己的状况。现在一想,我那时就应该察觉了。


      那位朋友,姑且称作K吧,相貌平平,大大咧咧,小孩子一样,心思却十分敏感。以前到K家去玩,她悄悄对我说小时候她的表妹对她又掐又打,表妹的父母也不管,甚至联合把她锁在房间里,恶语相向...

2018-04-07
1 / 2

© 参宿七 | Powered by LOFTER